_不尘_

看电影

#双黑脑洞,接上篇学院风设定【太太不产粮只能自给自足

#从小吃OOC长大,错别字什么的肯定会有


周五最后一节课是全校公选课,太宰治同学的选课是“电影中的语言艺术”,中原中也同学的选课是“人体医学”。他们上课的地点只隔了一间教室,通常情况下中原中也同学下楼都要经过太宰治同学所在的教室。

上课前,中原中也同学收到信息,内容显示“今天‘观赏’灵异电影”平时的嘲讽却没有了,后面倒追加了一排感叹号。他嗤笑一声,把手机摔进书包,不再理会。

走到隔壁教室前门时,中原中也同学鬼使神差地朝里偷看了一眼,谁知就撞上了那人的视线,那人趴在座位上弱弱地向他招手。他停下脚步大方,可能还带有探究意味地和那人对视。太宰治同学笑得肆意,神色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脸色苍白。

中原中也同学心下觉得新奇,大步走进教室到他两三步距离的地方抱胸,居高临下,“原来混蛋青花鱼会怕鬼神这种玩意。”

太宰治同学侧头瞄了中原中也同学一眼,又趴了回去,双手无力地垂落,他撇撇嘴,看起来十足的孩子气。“如果是漆黑小矮子的话,应该会被吓得脚软而站不起来吧,”中原中也同学额冒青筋,动口就要反讽,但太宰治没给他机会,“我扶你回去吧,谁叫我那么好心呢。”他趁中原中也同学愣神的时候,撑着桌子站起,快速走到他面前调转他的朝向,然后把下巴压到橘色的发顶上,双手交叉到他胸前,发令道:“走吧。”一点脚软的样子都没有。

中原中也同学压下想杀人的念头,猛力拍开胸前的手,脑袋上硌人的下巴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稍用几分力气肘击身后的混蛋,咬牙切齿地说:“混蛋青花鱼,到底是谁被吓得脚软啊!”

太宰治同学长手揽过中原中也同学的肩膀,一手捂着腹部,“蛞蝓打人真疼。呐,中也,我好累哦,我们快点回家吧。”

说话时下巴和头顶部撞击,轻微而模糊的碰撞声通过接触面传递到他的大脑皮层,但到底有没有声音,中原中也同学也说不清楚,不知为何内心有东西胀胀而出,满得难受。他没有再推开太宰治同学。

他不屑地哼声:“果然是软弱的青花鱼,我才用了几分力道啊?”他顿了顿,又说:“你给我走快点。”

太宰治同学嘴角上扬,双手又回归到中原中也同学胸前,他答道:“是、是。”

“老师让我们赏析一部灵异电影,蛞蝓你今晚陪我在你家看DVD吧。”

“哈?为什么要在我家?而且为什么我要陪你看DVD啊混蛋?”

“蛞蝓真是胆小。”

“你说谁胆小啊……”

  ……

一路上都是吵吵闹闹。


可能会有后续,毕竟写到了“家里”ort

灵感来源于晚上看鬼故事的自己,这几天的睡前小故事是《与鬼为妻》,前几天是不小心看了通宵,然后十分不幸地内急了,颤颤巍巍走到了厕所ort   很想看中也大可爱被吓到的样子【笑

心满意足

#双黑脑洞,短篇学院(文学类)风【太太不产粮只能自给自足

#从小吃ooc长大,错别字什么的肯定会有

#可能还有其他什么问题,但没有意识到ort


语言课的后半节课改成了自习,太宰治同学一直不在状态,或者说,无论在什么课上,他都是散漫的状态,偏又是系里的才子和优等生,深受同学和老师的喜爱——写作有文采,对作品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为人幽默风趣,怪怪的【好的方面(虽然太宰治同学并不理解)等等,这是接触过他的师生对他的评价。

和小矮子完全不一样呢。太宰治同学右手支着侧脸,漫不经心之时突发奇想地要找出前座同学头发的特色之处。他面颊上拓住了撑着脸的手的形状,光和暗在凹陷处深深浅浅地交合,捏造了一幅柔和温情的面容;毛孔几乎是看不见的,纤毛生长在茫茫的白日光当中,可以想象出轻抚他时滑过手掌的顺柔;桃花眼角含情,鸢色的瞳孔中中只剩下一大片橘色,没能容下其它——太宰治同学已经完全不在状态了。

而说到小矮子同……中原中也同学,他是和太宰治同学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竹马,虽然也是系里闻名的才子,但就正如太宰治同学说的一样,是和他完全不同的类型。除开在文学方面同样有自己的特色,中原中也同学态度认真执着,没有艺术家的奇怪性格【虽然有和太宰治同学半斤八两的怪癖;专业课即使理解了也会在课上认真听讲;不会开同学的玩笑,不会玩弄同学……真的,是太宰治同学的两倍好了。

身量小,但向诸多武学专家拜学过,武力值爆表;和系上不多的男同学也混熟,女同学也会在太宰治同学不在时跟他说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并且笑得很开怀——废话,他们才不会太宰治同学面前调戏中原中也同学呢,太宰治同学一旦出现在,中原中也同学的注意力会因为太宰治同学一两局小孩子般的挑衅言语被完全转移,作为女性似乎有点被打败的感觉;女同学还很羡慕他的发质,会问他保养技巧……这就是中原中也同学。

自习课上太宰治不在状态,他正认真地研究前座同学的头发。一直戴着的帽子进入室内时已经脱下放在一旁,也因此,稍长的橘发微微毛躁。太宰治同学看得认真,不自觉地有点口干舌燥,想喝汽水,一边心里想着小矮子的洗发水会不会是橘子味的。

风从半启的窗口吹来,他脑后未长齐的头发灵动地摇摆着,太宰治同学下意识抽动鼻尖,香甜香甜的,心仿佛被毛发搔刮而发痒。如果,如果染上他的颜色,就是相同的了吧。但是果然还是橘色的小矮子比较顺眼。他状似叹息,把染掉中原中也头发的念头抛到脑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脖颈。

对穿着打扮格外注意的中原中也同学今天意外地没有把头发扎好,几缕橘发随着主人的动作在颈部活动。黑色的颈圈与偏白的皮肤对比明显,在项圈的遮掩下,连脖子都显得更瘦小。散落的发丝在又来的微风中左右晃动,带着说不清的情绪,太宰治同学伸出空手把它们拨到一侧。蛞蝓很热吧,他就好心办好事吧。

聚精会神的中原中也同学吓了一跳,他肩膀一抖,绷紧身体,但很快就平复了——也多亏了太宰治同学。他回头警告式地瞪向身后人,某人毫不畏惧,笑脸相迎。半晌,中原中也同学啧一声,转过了身,嘴里还嘀咕了什么。太宰治同学揉捏酸麻掉的右手,然后两手交叠,下巴压在上头,很”放假“的样子。

果然还是这样子舒服。他心满意足。


最后……其实写的时候就发现情节比例有毒,但是不想改了【因为是手写,所以将就自己就这样了ort     然后上课很无聊不是吗【拍飞,请不要大意地捉弄喜欢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