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不尘_

心满意足

#双黑脑洞,短篇学院(文学类)风【太太不产粮只能自给自足

#从小吃ooc长大,错别字什么的肯定会有

#可能还有其他什么问题,但没有意识到ort


语言课的后半节课改成了自习,太宰治同学一直不在状态,或者说,无论在什么课上,他都是散漫的状态,偏又是系里的才子和优等生,深受同学和老师的喜爱——写作有文采,对作品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为人幽默风趣,怪怪的【好的方面(虽然太宰治同学并不理解)等等,这是接触过他的师生对他的评价。

和小矮子完全不一样呢。太宰治同学右手支着侧脸,漫不经心之时突发奇想地要找出前座同学头发的特色之处。他面颊上拓住了撑着脸的手的形状,光和暗在凹陷处深深浅浅地交合,捏造了一幅柔和温情的面容;毛孔几乎是看不见的,纤毛生长在茫茫的白日光当中,可以想象出轻抚他时滑过手掌的顺柔;桃花眼角含情,鸢色的瞳孔中中只剩下一大片橘色,没能容下其它——太宰治同学已经完全不在状态了。

而说到小矮子同……中原中也同学,他是和太宰治同学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竹马,虽然也是系里闻名的才子,但就正如太宰治同学说的一样,是和他完全不同的类型。除开在文学方面同样有自己的特色,中原中也同学态度认真执着,没有艺术家的奇怪性格【虽然有和太宰治同学半斤八两的怪癖;专业课即使理解了也会在课上认真听讲;不会开同学的玩笑,不会玩弄同学……真的,是太宰治同学的两倍好了。

身量小,但向诸多武学专家拜学过,武力值爆表;和系上不多的男同学也混熟,女同学也会在太宰治同学不在时跟他说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并且笑得很开怀——废话,他们才不会太宰治同学面前调戏中原中也同学呢,太宰治同学一旦出现在,中原中也同学的注意力会因为太宰治同学一两局小孩子般的挑衅言语被完全转移,作为女性似乎有点被打败的感觉;女同学还很羡慕他的发质,会问他保养技巧……这就是中原中也同学。

自习课上太宰治不在状态,他正认真地研究前座同学的头发。一直戴着的帽子进入室内时已经脱下放在一旁,也因此,稍长的橘发微微毛躁。太宰治同学看得认真,不自觉地有点口干舌燥,想喝汽水,一边心里想着小矮子的洗发水会不会是橘子味的。

风从半启的窗口吹来,他脑后未长齐的头发灵动地摇摆着,太宰治同学下意识抽动鼻尖,香甜香甜的,心仿佛被毛发搔刮而发痒。如果,如果染上他的颜色,就是相同的了吧。但是果然还是橘色的小矮子比较顺眼。他状似叹息,把染掉中原中也头发的念头抛到脑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脖颈。

对穿着打扮格外注意的中原中也同学今天意外地没有把头发扎好,几缕橘发随着主人的动作在颈部活动。黑色的颈圈与偏白的皮肤对比明显,在项圈的遮掩下,连脖子都显得更瘦小。散落的发丝在又来的微风中左右晃动,带着说不清的情绪,太宰治同学伸出空手把它们拨到一侧。蛞蝓很热吧,他就好心办好事吧。

聚精会神的中原中也同学吓了一跳,他肩膀一抖,绷紧身体,但很快就平复了——也多亏了太宰治同学。他回头警告式地瞪向身后人,某人毫不畏惧,笑脸相迎。半晌,中原中也同学啧一声,转过了身,嘴里还嘀咕了什么。太宰治同学揉捏酸麻掉的右手,然后两手交叠,下巴压在上头,很”放假“的样子。

果然还是这样子舒服。他心满意足。


最后……其实写的时候就发现情节比例有毒,但是不想改了【因为是手写,所以将就自己就这样了ort     然后上课很无聊不是吗【拍飞,请不要大意地捉弄喜欢的人吧

评论

热度(19)